穷冬木乔【高三躺尸】

这个博主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💤

【青山庄】人间千年

呜呜呜呜辣条你你你。。。太好了😭😭😭😭😭
谢谢我爆哭超感动😭😭😭

堰川:

 @一片伤心画不成 给贺七的生日礼物。(虽然提前了一天,但是我明天发不了啊qwqq)

来个告白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贺七拍死第十四只蚊子时,李堰正好路过。这时李堰才想起,自己那日下山忘记买什么。

李堰按按太阳穴,感叹人老记性衰,几日过了才记起:“贺七,别打了,晚上下山买驱蚊的物什。”

贺七听这话,一愣,马上停下手上动作,杵得跟个杆子样笔直,脸上微红:“和和和堰兄……一同吗?”

李堰看他这样,莫名其妙,想:“本来不就是我去吗。我刚才那话是省略了主语,这孩子怎么就自动带入了……”

但他仍面不改色:“嗯,若你一人,在山下迷路也没人愿意去寻。”

贺七却好像没听见他的话,一点没失落,只重重点头,然后飞奔出前厅。

李堰更莫名其妙了。

 

贺七在想什么?放眼整个青山庄,看不出来的可能只有两个人——除了李堰还有大侠。这种人根本不明白逛夜市的浪漫——满街灯花在他们眼中不过照明用,赤色同心结就是个挂剑上的饰品——上街还真就是买日常所需,不作它想。

苦了咱们贺公子,逛街时那点小心思催得灯晕都缠绵悱恻起来,可惜郎君心似铁。

当贺七看到李堰径直走向香料铺子,心下一沉——李堰是要买香包来赠给哪家姑娘吗?!然后他又发现李堰拿起个香包摩挲,在思索什么,他摇摇欲坠的心就要跌到谷底。

“哎呀公子,咱们铺的这香包啊,皆是上好香料制成,您家小娘子一定心水!”店主见两人衣着,知道是冤大头,眯着眼迎上来。

“哦。我买来驱蚊。”

“……”

店主觉得这人是来砸场子的。

贺七下落到半途的心忽然飞速回升,眼看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,他咽气不成,反倒一呛,大声咳嗽起来,不带停的。

李堰见他突然如此,慌了,生怕是哮喘,拍拍他背:“怎么了?可别呛死。”

“不妨事,咳、咳……不妨事。”贺七边咳边摆手。

贺七虽是放心了,但心中仍有难题未解——香料真能驱蚊吗?!

罢了罢了,再议再议。

 

“贺七你还愣着作甚,快过来。”贺七听到李堰在门外喊他,应了声,跟上去,脚步轻快。贺七不禁想,要是这人一直这么唤他,那让他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,让他跟着一辈子都可以。

他还没想完,李堰就停下脚步。贺七抬头看牌匾,发现是家金石店铺。而且看这装潢……总觉得有些熟悉。

店小二一见李堰,马上迎上,恭敬地喊句:“少爷。”李堰点点头,走到到柜台前,粗略看了会儿,指着块赤黑玛瑙,说:“这个,帮我做个扇坠。”说着递上自己黑金折扇。

“原来是李家的店铺……怪不得如此气派。”贺七心想。

“这不是我家的店。”李堰忽然说。

“啊?那刚刚……”

“不是我家的,是我自己的。”

看到贺七一脸迷糊,李堰自嘲般勾起嘴角,解释道:“十年前,我从家里逃出来,没带多少钱,后来也没再向家里要过钱。”

“我用带出来的钱,开了几家店,生意还过得去。一两年的光景,我就把钱都还回去,早就不欠着他们。”

“我李堰从来不依附什么过活,名头不过叫着好听,谁知道下头藏着什么。”

“他们以为我不知道走私的事吗,行,正好我也不想管。所以我逃了。”

贺七看李堰无所谓的模样,听着听着,鼻头忽的一酸——为他,也为自己。

李堰不像大家想的那般过得好,从十五岁那年起,他就明白自己暂时要与锦衣玉食无缘。那也没办法,华山只有一条路,拼命也要走下去。

自己与他有什么不同呢。贺七想。有的,是本质的区别。李堰靠自己从蛛网里挣出,说不定哪天真能走出那蛛洞;而自己,不过是在万丈深渊下自欺欺人,幻想头顶落英缤纷。

一味逃避,还望老天开眼、命运开恩。

贺七不愿再如此。

而且李堰愿意告诉自己这些,是不是说明,“贺七”这个人在他心中还能占上一隅的?

思绪万千却只在肚子里绕得百转千回,贺七到底什么没说,只垂眸望地。李堰也不在意,取来扇子就想拽贺七出门,可他的腕子突然被握住,力道大的惊人。李堰吃痛,刚想开骂,就听那人压低声音,说:“堰兄,能否随贺某走走。”

他用的陈述句语气,也不管李堰怎么说,拉着他就往湖边走。贺七想告诉他,告诉他最近庄里的荷花开了,告诉他方才铺子里的同心结其实很好看,告诉他扇坠与扇子很相配,告诉他今晚月色真美,告诉他……

我爱你。

如何?想把满池荷花捧到你跟前,想为你编个同心结换那剑穗,想让全天下的月华只笼着你一人……

想把千万美好都献给你。

不知你愿不愿意接。

 

然后,贺七就怂了。

湖里荷花开得好,叶上露水闪闪。李堰俊秀的面庞在月光下看得真切,出人意料的,脸上并无不耐。他一言不发,等着同行人开口。

贺七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着李堰可能喜欢自己的细节,最后心底一声长叹——没有啊。

真的没有。

贺七几乎绝望,他都做好被扇一巴掌的准备,但他还是要说,他向来憋不住事。

“李堰,我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……我喜欢你。”

“和风月有关的喜欢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说完就闭上双眼,先默叹句苍天有情,再任自生自灭。

他恍惚听得一声轻笑,被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他也伸手环住那人的腰,温热鼻息在他耳下盘绕。

他听到那个被他捧在心尖的人,字字念着——

“我也是,傻子。”

怎么可能。

但就这么发生了,没有一丝顾虑。宛若观弈归来见柯朽,万物始变。

人间千年。

 

“回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
评论

热度(13)

  1. 穷冬木乔【高三躺尸】堰川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呜呜呜呜辣条你你你。。。太好了(语无伦次)😭😭😭😭😭